三千院 景羽

#怪盗女装出任务!

爱德华现在觉得自己有好多句mmp要讲。至于原因么——得从一个小时以前说起。

————————————
“哈?!雷根我没听错吧,让天才我穿女装去执行任务?!?!”

爱德华一脸诧异地看着神态有些不太自然的雷根,伸手接过了任务明细翻看着,上面写了任务执行者需要在今晚潜入某个晚宴,找到宴会的组织者并将其击杀。

“此人生性多疑,每次宴会都会在会场内布置大量暗卫,且非女子与亲近之人不得靠近——嗨,嗨,上头这是终于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打算对他下手了?不过我倒是明白一些,这并不是什么整蛊,而是出于对特工人身安全以及可行性的考虑才选择的我,是吗?”

爱德华一边看一边将内容念了出来,阅览完毕以后将其递还回去,倚在门框上抱臂看着人。雷根似乎也默认了他的说法,点了点头并未多说什么。见此情景,爱德华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耸耸肩向楼下走去,身影逐渐消失在阴影之中。

“好吧好吧,既然真是这样的话那本天才就接受这个任务了。对于『怪盗』来说这并不算什么,给我些时间,我准备一下。”

————————————
爱德华现在开始后悔接受这个任务了,然而黄昏已至,夜幕即将降临,黑暗正一点一滴地蚕食着夕阳的余晖,执行任务的时间很快就要到来,若是因为个人的原因而导致任务不能成功完成,他将会受到组织的惩罚。无奈之下,爱德华只能强迫自己面对这个现实,思忖着时间差不多了便开始着手准备易容更衣,从衣柜中取出一套下午刚带回来的女士黑色晚礼服裙,以及各种能让自己看上去更像女性的东西。

“虽然说是任务,但还是,mmp。”

爱德华单手拎着礼服,内心明知道是任务需要,却仍是有些抗拒,做了几次深呼吸才平定内心的波澜,褪去身上的衣物换上礼服,脖子上戴了个类似项圈的东西恰到好处地把喉结遮挡住,与此同时不忘把胸部垫一下让其显得更女性化,换好以后顺手拿过一旁的银白长假发套在头上,仍旧是让刘海儿垂下来挡住了半边脸。一切基本就绪,爱德华将装着『开发者』的枪套绑在大腿上,略有些冰凉的触感也让他安心不少。

“还差最后一步。”

爱德华自言自语着走到镜子前,拿起从伊莲娜那里借来的化妆品对着镜子开始给自己化妆,不多时,原本属于男性的硬朗的五官线条变得柔和了不少,为了切合宴会氛围还化上了精致的晚妆。爱德华放下化妆品,站在房间内的已不是怪盗,而是一名姿态优雅、容貌昳丽的女子。穿了双比较相搭又便于行动的黑色长靴,起身准备下楼,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握拳掩在唇边轻咳了几声,直到满意了发出来的声音才放下手,开口时声音也已变成了一名女子。

“这样应该就可以了。”

楼下早就有安排好的车,爱德华也不客气,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车随即启动向目的地驶去。出神地望着车窗外的城市夜景,不曾察觉车辆已经到了地方,直到司机提醒他才回过神来,冲着人微微一笑便下了车,抿唇扯了扯身上有些紧绷的布料,取出伪造好的请柬神色自若地递给立在门旁的使者,语气中带上了几分和此时的身份相配的高傲。

“爱德莉亚,应邀前来赴宴。”

见此情景,那人定是不敢怠慢,生怕得罪了什么大人物,毕恭毕敬地双手接过请柬打开,确认了没什么问题以后侧身给爱德华开门,在爱德华经过他身边时还听到了一声不太大但比较清晰的吞咽口水的声音。

『这家伙,要是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会作何感想呢?』

这么想着,爱德华兀自扯了扯嘴角,昂首走了进去,随后便是身处在一个金碧辉煌的大厅里,华丽的装饰,柔软的地毯,高悬的吊灯散发着耀眼的光芒,透明高脚杯中琥珀色的酒液折射着朦胧的幽光。为了避免吸引过多的注意力,爱德华只是对周围的几道友善的目光报以一个同样友善的笑容,走到一张位置有些偏的宴桌旁,端起酒杯轻抿了一口香槟。

“味道不错。”

爱德华敛眸看着杯中酒液,在灯光下轻轻晃动着杯子,正看得入迷之时耳畔传来了几句略显轻浮的调笑之语。爱德华抬头望向声音的来源,一名打扮整洁得体却一脸轻浮地男子不知何时站在了身边,不待自己有所反应一只手就伸过来抓住了胳膊。怪盗怎能容忍这样的行为?爱德华面色当即是一沉,略微翻腕将残余的酒全数泼在了那人的脸上。大概是从来未受到过这种待遇,那人刚要发作,爱德华早已发力抽回手臂,只手覆上人的右臂用力一扭,虽不至于脱臼倒也看到了那意料之中的痛苦神态。爱德华无动于衷地看着人涨成了猪肝色的脸,语气平和,却是在说着令人胆寒的话。

“[哔——],下次想搭讪的话,我奉劝你最好先动动脑子。想找我的麻烦,我保证,会让你提前参观到地狱的景象。”

话音末了,爱德华嘴角翘起一个毫无温度的弧度,扬手一推那人倒退了几步,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许是刚才的话起了震慑作用,那人虽面露怨色也不敢有什么表示,揉着胳膊狼狈不堪地钻进了人群之中。待他身影消失以后,爱德华颇为嫌恶地拍了拍刚才被碰过的地方,正欲离开到别处的时候,身后响起了表示欣赏的掌声。

“不错,不错,真是少见的如此有魄力的漂亮的女子,敢问芳名?”
“谬赞了,阁下,叫我爱德莉亚就好。”

听到声音时爱德华就已经在脑海中飞速地搜寻着相关资料,看到声音的主人后脑海中的推断也得到了证实:说话的正是本次任务目标,某位财团首脑。

『嗤,再不出来我都要去找你了,没想到你倒是蛮自觉地出来了。』

这么想着,爱德华挑了挑眉,又轻松地换上一副温婉的笑容,端起一杯香槟向着人走了过去,倒也没受到阻拦。

“我在这恭候您的大驾很久了,阁下。来,敬您一杯。”

爱德华笑吟吟地举起酒杯看着人,对方对这些话似乎很受用,同样面带笑容地举起了酒杯。正欲相碰时爱德华却缓缓地将酒全数倒在了脚下的地毯上,不顾那人的惊讶把酒杯随意地甩至一旁,半蹲下将礼服下摆撕裂至大腿处,露出了隐藏在其中的枪套。

“这杯酒是为了祭奠您,死亡将在你身上开出最美的花朵。记住,阁下,我不是什么爱德莉亚,我的名字叫爱德华。”

爱德华微微一笑,右手揽住人的脖颈,似是亲密的动作藏着无限杀机,左手持枪抵在人胸口处,死神的话语在人耳边响起,语调中满是愉悦眼底却是掩盖不住的杀意。扣下扳机,踢开他,抽身而退,动作一气呵成。周围的暗卫只见自己的主人胸口开出了数朵血花,下手的人早就不见了踪影,空留因枪响而惊慌的人群,及略带狂傲的笑声。

“哈哈哈哈,你们主子的命,本天才就不客气地取走了!”

时近深夜,路上仍有不少行人,爱德华这特殊的打扮难免会吸引来不少目光,无奈之下只能尽量在黑暗之中穿行着,偶有人看过来也只能发现一个黑影一闪而过。爱德华在路上与几辆警车擦肩而过之后停下了脚步,望着他们驶向那宴会地点,眼中充满了狡黠的笑意。

“嘿嘿,不会以为能找到我吧?”

爱德华目送着警车消失在视线之内,转身继续赶路,不消多时便回到了基地,这才放松了一直紧绷着的神经,将枪插回枪套,推开门走进去的时候却看见里面有个人,脸上的笑容当场就僵住了。

『该死,他怎么会在这里???』

爱德华本想悄无声息地退出来,对方的目光已经落在了自己身上,此时再退出来只会令人生疑,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进去,不断告诉自己“没事没事他认不出来”的同时努力让自己自然地与人打招呼。

“嗨,晚上好,这位先生?”

占Tag致歉

不好意思我占了tag,但是!!!有人想看爱德华穿女装吗!!!!有人想看我就去写!!!女装出任务!!!!!!

#戏改文#曲梗 #界外科学

——八月十五日,圣裁军团外出执行任务时行踪被泄露,遭遇敌方的突然袭击,战后仅存活两人,一人下落不明,其余人员阵亡——

没有光,没有声音,爱德华的眼前是一个暗红色的世界。他控制着意识想要第一时间逃离这里,却根本感受不到与外界甚至是身躯的联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从远处涌来的群蛇将自己包围。

『该死的,我怎么会在这里,你们这些肮脏的爬行类,给我…滚开!动起来,给我动起来啊!』

爱德华为了将身遭的蛇群驱逐而一次又一次地尝试夺回对身体的控制权,可所做的每一次尝试都是徒劳无功。他并没有放弃,深吸了一口气正准备再次进行尝试的时候,一个如同鬼魅低语般的声音突兀地在耳畔响起。

“没有用的哦,因为你已经算是个死人了。不,也许可以这么说,你的身体将不再属于你,因为你快死了。”

『…什么,我快死了?』

这句话所包含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爱德华一时间还无法接受声音所讲述的内容,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也不曾察觉群蛇已经散开,一条体型大于它们数倍的黑蛇将自己缠住,缓缓地在身躯上游走。待到他回过神时,只见一对血色蛇瞳盯着,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像离开了水的鱼一样张了张嘴。

“现在你相信了吧?你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看着这一切。我说的可都是真的,不然你也不会到这里来,难道你忘记了,你的同伴濒死前无助又绝望的眼神,你自己也被子弹穿透了胸膛吗?真是可怜啊,一直战斗到那个时候,可直到你们死去,援军都没有到来。”

那蛇低低地笑着,庞大的身躯口吐人语却毫不违和。在那低缓的诉说下,选择性忘记的血腥记忆被爱德华一点一点地回想了起来,犹如被抽筋断骨一般的疼痛。

『…忘,我怎么可能会忘?』
『我和我的同伴,一直战斗到用尽最后一枚子弹后,靠着敌人的武器苦苦支撑了许久,可援军还是没有到来。我只能看着,无助地看着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倒下。』
『万幸的是,约翰与伊莲娜他们两个逃了出去,圣裁的名号也不至于从此消失。』
『可我还是…不甘心啊…难道他们就这么白白地死去了吗。』

像是感受到了人内心的那份怨念,黑蛇低下了头,附在耳边轻声劝诱着,语调十分轻柔,却也极具诱惑力。

“我可以帮助你哦,完成你复仇的心愿,将你感受过的痛苦加倍地奉还给那让你感受到痛苦的人。”

『复仇…是个不错的主意,不只是为我自己,还要为我死去的同伴复仇!』

爱德华原本坚定的意志开始有些松动,很快的便被复仇的怒火所吞没,此时的内心剩下的唯有无穷无尽的复仇欲望。蛇满意地笑了,直直地冲向自己,却在接触到的那一瞬间钻进了自己的体内,刹时便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了一句话。

“很好,那么你的身体将暂时地属于我了~”

“咳啊!”

硝烟还未完全散去的战场,一处尸体堆中突然伸出了一只手,紧接着一名浑身沾满了血污的男子从中爬了出来,翻身仰面躺在了地上,喘了口气,望着被黑云所笼罩的夜空,突然低低地笑了一声。

“哈…那条黑蛇倒是没有骗我。”

待到体力恢复了一些后,爱德华随意地捞过围巾将脸上的血污擦去,站起身检查武器的时候,发现没有什么子弹,便干脆将其收起,只拿了一把战术刃,遥遥地望着一个方向,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抹有些狂气的笑容,月光也恰好从云层中透出,更增添了几分别样的冷漠。

“你将为你的决策,付出最沉重的代价!”

当夜,郊区的一栋别墅内,主人的卧房中,传来了凄厉的惨叫声。

“让圣裁军团去执行这个任务,是你做的决定对吧?”

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此时正插在人的脑袋旁边的地上,匕首的主人爱德华正踩着哀嚎着的男人的胸口,脸上满是玩味的笑容。就在不远处的地板上,布满了斑驳的血迹。

“是我做的决定,可我也不知道会发生那种事情啊!”

那人因死亡的逼近而浑身颤抖着,大声地哀求爱德华饶过他,下身也传来一股骚臭味,像是被吓得失禁了。

“那么在他们遭遇敌袭的时候呢?援军又到哪里去了?为什么不下令支援?”

爱德华歪了歪头,像是在思索着什么,冲着人露出一个看似的笑容,随即收回了踏着人的脚,拔起了战术刃,挥手又是一刀将他的另一只耳朵也割了下来。对方忍不住惨嚎了起来,刚想说些什么,猝不及防地被下一刀捅进了胸膛。

“你怕是早就聋了吧,对于我们要求支援的要求充耳不闻,这耳朵呢,也就没有用了。我倒是十分好奇,你的心到底是什么颜色的呢?”

伴随着话语出口,爱德华双手握住刀柄用力向下一拉,那人的胸膛便被彻底地破开,伸手进去将尚在跳动的心脏硬生生地拽了出来,连接着的血管也被扯断,之前无害的笑容已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略带一抹愉悦与疯狂的弧度,却并没有察觉自己的内心已经出现了裂痕。

“哈哈哈哈,你的心脏也是红的啊?真是可惜了,你不配!下去接受惩罚吧,狗东西!”

爱德华随手将尸体甩至一旁,用床单擦干净刀身上的血迹后,恢复了一脸淡漠的表情,直起身体看向特工基地的方向,正要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又无法说话了。

『这是什么情况?』

他有些焦急地询问『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得到的回应只是无情的嘲笑。

“哈,真是愚蠢啊怪盗先生,你以为这身体还是你的吗?多亏了你刚才的表现,我才有机会占据你的身体,不然的话还得多废一些功夫。”

『爱德华』再度开口,语气却与之前判若两人,『蛇』彻底侵占了这具躯壳,此时正在向外走去,爱德华也无力阻止。

“你借助了我的力量来复仇,我也答应了你,现在是索取回报的时候了。像你这样的人啊,绝望的情绪一定很美味吧?你那幸存的同伴,见到你不知道会有多·开·心·呢。”

『爱德华』在这么说的时候,脚步也不曾停下,而行进的方向赫然是特工基地,快到了的时候便不再言语,只是有一下没一下地抛着刀,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而爱德华的情绪也从最开始的茫然到愤怒再到恐惧。

『你…你不会是…』

对此,『爱德华』只是冷笑了一声作为回应。基地的入口近在眼前,凭借着自己的外貌,『自己』将刀光明正大地走了进去,来到楼前将刀藏在身后,若无其事地上前去敲了敲门。

“伊莲娜姐,在吗?我是爱德华,活着回来了。”

很明显,大厅里有人,一连串急促的高跟鞋敲打在地面上的声音自远至近地传来,与之伴随的还有一名女子焦急的询问声。

“爱德华?是你吗,你还活着吗?”

门后传来了响动,很快地开了,露出一张充满悲伤又略带希冀的女子的脸庞。在看清楚门外站着的人的确是『爱德华』后,她推开门,急急地走了过来。

『不,不,这不是我,伊莲娜姐你别过来,别过来啊!』

爱德华在意识海内惊恐地大喊着,想要阻止她靠近现在的『自己』,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的,伊莲娜根本听不见真正的爱德华的呼喊,只能亲眼看着牵着寒光的利刃以迅雷之势插进了她的胸膛,穿透了她的心脏。

“爱德…”

女子眼中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神情,低下头看着胸口只剩下一小截留在外面的利刃,大量的鲜血正沿着血槽喷涌而出。她的嘴角扯起一个惨笑,生机就这么彻底地断绝了。『自己』却不以为意,脸上的神情颇为陶醉。

“啊啊,被亲近的人所杀,在震惊中死去的神情真是,太棒了!”

抽出刀刃后,『爱德华』轻轻抹去脸上所喷溅的血迹,抬眸望向刚从楼上下来,恰好目睹了这一切的男人,忽然咧起了嘴角。

“教父先生,我自地狱回来了哟,这不过是一份小小的『礼物』,不知你可还满意?”

男人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突然举起了轻机枪指着『爱德华』,同时开启纳米护盾,显然是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你不是爱德华,他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话音落下时男人便开了枪,子弹打在地上激起一片尘埃,待到落定时却不见了『爱德华』的踪影。不容他细想,冰凉的刀早已抵在了喉间,『爱德华』有些低沉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

“哎呀,教父先生,我明明就是爱德华,可你却不承认,还冲着我开枪,真是令我伤心啊。作为惩罚,你的命我收下了哦?”

在那一刹,『爱德华』持刀的右手猛然发力向右一拉,一道弧形的血箭喷射而出,松开揽着人的另一只手后男人便软软地倒在地上,至死都未闭合的双眼中满是愤怒与不甘。对此情景,『爱德华』只是蹲下身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手枪,无声地扯了扯嘴角作为回应。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啊啊啊啊啊啊!!!!!!!!』

亲眼目睹仅剩的两名同伴都死在了『自己』的这双手上,爱德华的精神终究是承受不住打击而到了濒临崩溃的边缘,半跪于意识空间内,双手抱头痛苦地嘶吼着,声音里充斥着无尽的绝望。被这份绝望所吸引,『蛇』的身影浮现了出来,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外界的一声呼唤打断了。

“爱德…华,是你杀了他们?”

抬头看去,声音的主人正是那名特警,爱德华在看到他以后便不住地颤抖了起来,生怕他下一秒会死在『自己』的手里。『蛇』也感觉到了这种情绪的变化,脸上又是一个狂气的笑容。

“他似乎对你很重要?那么我就,杀了他。”
『够了啊啊啊啊啊!!!!!!』

听了『蛇』所说的话,爱德华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悲愤的咆哮脱口而出,却突然觉得身体一松,紧接着便听到了特警的下一句话。

“爱德华?你…为什么哭了?”

爱德华下意识地抬手摸了摸脸,指尖冰凉而湿润的触感印证了人的话语,令他更在意的却是身体的控制权终于回到了手中,当即举起了手中的枪,对准的却是自己的太阳穴。

“是…是我杀了他们,是我杀了约翰和伊莲娜,我想要复仇,到头来却害了自己的同伴,对不起,对不起…”

爱德华一边流着泪一边摇头,持枪的手也有些发抖,见到面前之人有些不可置信地望着自己,又勉强扯了扯嘴角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别过来,我怕等一会儿又控制不住自己,那样的话你会死。我所犯下的错误已经太多,多到死亡也无法偿还了,但为了阻止自己,我只能这么做。”

见那特警没有丝毫要靠近的意思,反而还后退了一步,手也已经搭在腰间随时准备拔枪,爱德华反而还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笑容,神情中满是难以言表的解脱,语气都变得轻快了不少。

“是啊,这才是你面对现在的我应有的态度。那么,再见了,想要亲手逮捕我的话,只能等来世了,特警先生——。”

说完这番话,爱德华便闭上了双眼,等待着死神的来临。『蛇』察觉到了即将发生的事情,咆哮着想要夺走对这身体的控制权,可此时的爱德华意志出乎意料地坚定,根本不给它任何可乘之机。为了早点解决麻烦,他持枪的手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枪声也同时响起。

“嘭。”

子弹穿透血肉带出一声闷响,血花四溅,枪声过后,世上再无怪盗。

“啊!”

爱德华猛然从梦中惊醒,在床上坐起来下意识地摸了摸脑袋,才发现自己还活着,刚才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个极其逼真的噩梦,连身上的睡衣都被冷汗所浸透。

“好真实的噩梦啊…话说回来,我什么时候心理素质变得这么差了?”

暗自嘲笑了一下自己的脆弱,爱德华起身准备换衣服,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日历,在确定了今天是几号以后突然猛的一拍自己的脑袋

“oh,sh*t!我忘记今天是八月十五日了,不行,动作得快一点,不然出任务的时候就该迟到了。”